Nata-Scar Sherry

山河巍澜•芥子(赵云澜视角)
       第八十一个芥子,时间、空间都失去了他的维度─九九八十一难,这也许是最后一个。
        赵云澜看着自己周遭一切,从盘古开天辟地以来漫过点点时间的碎片,每一帧都是真,每一帧也是假。只有赵云澜自己知道一万年山河表里,世事起伏的真伪。
        万物被赋予颗粒的质感 继而迅速聚合又消散。苍天之树破土参天,少顷老萎灭;三十三重天光明磊落,未久沉于“大不敬”;人神妖魔渡劫成仙 骤然顿失在轮回百转间。粒子感愈发强烈,粒子愈发高速移动,愈发光怪神离。一阵光影般的人马穿梭后,赵云澜走到了那间熟悉的办公室─光明路四号特别调查处处长办公室。电脑显示屏上呆板的文字写着:“龙城最靓的仔,现在已经20:35了,2017.4.17”。
       “老赵,你没事吧!”赵云澜赤裸裸体会了一把“太虚幻境”,一时还没从人类光速演变史里缓过神。大庆锁着他没有脖子的脖子,爷儿似的躺着台式机主机上,一边摆弄着他那两条粗壮的小短腿,一边没完没了地说着什么。
       赵云澜明白,每个芥子都有他的秩序,强行破界只会适得其反。于是乎,咱们一世英名的赵处长就那么稀里糊涂地被拽到龙城西区一栋老式洋房里。雨后的老城区侵没着老槐树的木朽气,老式小区的房体外爬满了交错纵横的绿藤。老洋房在小区最东边,窗户上的铁栏杆硬生生被拆了仨根,截面凹凸不平的地方还渗着铁锈的暗红光泽。仔细一看,是个实足老屋子的样子。
        “死者是小区保洁的,今天早上被发现死在这房子门口,具体原因还不知道。老楚判断是有人借寿还阳,误伤了那个保洁工。”刑侦科稀有的外勤林静报道到。“找到可以还阳的东西了吗?”……赵云澜言语着案件的进展,心里却知道这案子是他初升处长时候的一件大案子,那案子结案地十分不容易,他甚至回忆得出每一个细节。这仿佛一场排练过的情景剧,熟悉台词的演员上演着一出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大戏。
       一切都在情理之中,除了那个人的突然出现。
        那个人应该是不会在此刻出现,但是芥子世界的千翻变化谁又知道那。那人穿着深蓝色的西服上衣 ,袖口处被细心地熨过,刻意的往里熨了半寸;袖捆在那人动作的起落间若隐若现,别出心裁地古棕色绑带搭着磨砂的黑色扣子。“免贵姓沈,单名一个巍。我是龙城西区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在龙城大学中文系教书。”(请看后期不知道什么时候更新)

对你的偏爱太过于明目张胆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求小白这张原图 再求太太把这二张搞起来求啊求

看的耽美不多很喜欢严峫和费渡
感觉宇哥就是很‘山牙子’
龙哥就是很‘费事’
虽然宇哥不直男 但是下海五百万okk
龙哥还是a的,想念小揪揪(不妥删)
私心想看他们互🙃搞